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王树忠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画坛怪杰王树忠:苍天勿问少年狂,欲独行不与众列!

2018-09-25 17:00:23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王树忠,字博石,斋号朔风堂,艺术硕士,北京专业画家。代表作《五百罗汉》(长卷),还有引发画坛轰动的《水浒人物全图》(长卷),《太行山水》(系列)。个人画集达上百部,包括《王树忠山水册》《王树忠人物册》《王树忠花鸟册》《王树忠水浒人物画集》《王树忠新作集》(系列)等。

  1968年出生,自幼酷爱绘画,学童之年即办校园个人画展,15岁时即被以艺术超常人才特招入伍,创办“江河艺术中心”,21岁时即在国家级艺术机构举办大型画展,自此便有“画坛怪杰”“绘画奇才”之美誉。

  而立之年以奇书《水浒传》为蓝本,创作出《水浒人物》系列奇画,引发画坛轰动。其无所不画,无画不与众异,花鸟、人物、山水皆显独特个性,举办海内外画展数十场,出版大型画集上百部,数百幅(组)作品被国内外艺术机构、著名收藏家、社会名流收藏。

  王树忠与众不同,根本在于其心狂。这种由心之狂,与生俱来,深入骨髓,周行经络,弥漫浑体。其在一篇创作随想中有言:“苍天勿问少年狂,欲独行不与众列”,可谓佐证,尤其称这是其“有生30多年来最为深切的感受”,无不为其思想之显影,灵魂之写真。

  走进艺术史,寻踪中西艺术大师艺术及心路历程,无一不“心狂”似乎成为大师之共性。

  赏王树忠艺术作品,解读王树忠艺术现象,许多艺术大师成为参照坐标。

  01

  王树忠之心狂,超常的艺术天赋是其外在表现。

  王树忠孩童时即对绘画表现出超凡兴趣,铺地为纸、折枝当笔,浑处钩划、不亦乐乎,并时常缠着长者说英雄、画故事。

  幼龄即涉猎人物、花鸟,16岁时被特招入伍,领衔创办艺术中心;20岁刚出头即在中国画研究院举办个人画展,受到著名画家、当代美术教育家刘勃舒先生等多位艺术大家的青睐与高评,并鼎力推介。

  由此,呈现风格绘画,被业界冠以“画坛怪杰”“国画奇才”之美誉;而立之年创作出《水浒人物全图》《五百罗汉图》等国画巨制,引发画坛瞩目……

  读王树忠现象,自然感叹“自古英雄出少年”。然而,中西艺术史上,大师往往年少,又往往艺术天赋超凡。

  与音乐魔鬼贝多芬、绘画魔鬼毕加索相提并论,称之为东方的艺术魔鬼的八大山人,自小天资聪颖,胆气过人,艺术天赋罕世,8岁时即能作诗,11岁能时即可画青绿山水,且悬腕行书,书法技艺娴熟,15岁时就考取了秀才;

  意大利“文艺复兴后三杰”中最年轻画家拉斐尔,7岁时显露绘画天赋,15岁时便走上艺术独创之路,不满21岁便创作出了彪炳世界艺术史的成名之作《圣母的婚礼》;

  还有新印象派主义绘画开拓者、点彩派代表人物修拉,27岁时便创作出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不朽名作《大碗岛的星期天》。

  这是艺术史上的瑰丽与传奇,也是心狂与艺术的注解与启示。

  02

  王树忠之心狂,十足的艺术自信是其内在映现。

  如果说,王树忠不凡的艺术天赋,构成了其心狂与生俱来的资本,那么,其特别的艺术自信,则成为其心狂始终如一的底气。

  心狂者往往执于艺而讷于言,王树忠似尤然。但其一旦剥“讷”而言又往往字字千钧,可镂金石。

  谈到中国艺术复兴,王树忠曾言:往视千古,代有风华,大汉风骨,盛唐神韵,皆时代精神。当今我辈,继往开来,力齐千钧,笔开万象,唯使命担当。

  谈其艺术感悟,王树忠挥笔畅言:无尽而深远,苍茫而独立,神秘而灵动,深沉而古朴,用心灵洗涤体悟于曲径通幽处,空山无俗人的大美之境界,感言于纵横天下,海纳百川,让生命拥有更多感动,直指大象无形,心外无物……

  王树忠说,艺术是天,绘画是命;吾天不能无艺术,吾命绘画图开新。这种对艺术的极端自信,已经浸入精神,进入灵魂。

  听王树忠感悟,品自信“味道”,多有感喟与叹然。

  与艺术大师赵无极、朱德群并称为“留法三剑客”的吴冠中,16岁时与朱德群一句“我也喜欢画画”的对话,即拜倒在艺术的脚下执着丹青,立言:“我负丹青,丹青负我”“笔墨等于零”“不欠人,不求人,不求官”等,其自信成为艺术史上之绝唱。

  在光影山水、红色山水创作中,作出开创性贡献的艺术大师李可染,立言:“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以最大的勇气打出来”,也成为艺术史上极致自信者之代言。

  原始主义绘画开创者、稚拙画派代表人物亨利·卢梭说,我曾被告知我不属于这个世纪……我的画是伟大的,不同于这个时代的任何人;我与毕加索,是这个时代的两位最伟大的画家……

  有人说,艺术是自信者的天堂。已经成为大师者不言即答,对王树忠来说似乎亦然。

  03

  王树忠之心狂,非常的艺术手段是其关键展现。

  心狂者,“资本”不可或缺,“底气”亦需十足,同样重要的是,心狂还需展示或呈现非同寻常艺术途径与手段。王树忠有怎样的手段?非常之艺术操作也!这是其心狂的根本,不仅体现在用笔、用墨上,也体现在构图、画法上。

  读王树忠的画,首先感受不同的是,其画笔简,似乎简到不能再简,不管是人物、花鸟,还是山水,皆将笔简用到极端,是其分锋用笔与散锋用笔、无锋用笔与稀锋用笔所致,这就是王树忠创立的王氏笔法。

  其次就是墨稀(少),似乎少到不能再少,所有题材绘画皆如此用墨,表现在使用枯墨、散墨、间墨、线墨、点墨、淡墨等墨法上,有惜墨如金的妙境与感悟,这也是王树忠创立的王氏墨法。

  再次就是图异,所有绘画构图均与众不同,就是再耳熟能详、成为某种范式的题材内容,比如水浒人物、五百罗汉、女性人体等,皆为其独特的构图风格,主要表现在新奇险绝几个层面,呈现出没有过、刺激人、有味道、独一份的审美效果。

  还有就是贯通,就是一画到底,这与一气呵成相近。正由此,王树忠绘画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笔墨语言与笔墨效果,并呈现出朴荗浑厚、苍雄放逸、酣畅淋漓、气韵旷达的审美风格。

  王树忠非常之操作,呈现出审美之奇特。其实,大师也往往如此,并往往极致追求之。

  被誉为开创了中国画新的形态的艺术大师傅抱石,探索使用前无古人的散锋皴法,创造出别开生面、独有风貌的新形态中国画,也成就了一代大家。

  “行动绘画”先驱者、抽象表现主义代表人物、现代泼撒派绘画大师杰克逊·波洛克,艺术创作中将不同的油彩,装进晃动的漏斗、移动画布承接从漏斗中滴漏出的油彩,或直接在画布周围行走中将油彩泼撒画布……

  心狂者艺术操作与绘画手段必狂而不羁,是回望历史,也是启示未来。

  04

  王树忠之心狂,凸显的艺术成果是其根本显现。

  心狂,说到底要靠艺术巨制支撑,这是体现心狂的核心与关键所在,具有标志性、根本性意义。

  王树忠的艺术巨制中既有大作品,也有风格系列作品,其不仅有名动京城的《五百罗汉》(长卷),还有引发画坛轰动的《水浒人物全图》(长卷),还有《太行山水》(系列),并有多幅(卷)作品被国内外重要艺术机构收藏,百余幅作品被海内外收藏家列入私藏。

  观王树忠现象,品诸大师艺术,心狂者往往艺术成果显著,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艺术史上,艺术家之巨制,或是一幅闻名于世的史诗性作品,比如法国印象派大师莫奈的《日出·印象》,中国红色山水宗师李可染的《万山红遍》;或是一种开创画派、风格成熟的系列性题材绘画,比如齐白石的大写意花鸟画,吴冠中的形式美系列绘画。

  首创中国大型民办艺术馆(炎黄艺术馆),创造中国画新的笔墨范式的现代绘画大师黄胄,不仅有著名的“驴”,还有著名的“新疆风情”。后印象派创始人及代表画家文森特·梵高,不仅创造出充满生机与活力、旋转而扭曲的短线条,而且创作出了始终激情燃烧的《向日葵》。

  意大利文艺复兴代表人物、古典主义大师里奥纳多·达·芬奇,不仅开创了色调幽暗画法,使人物形象从阴影中突出,而且创作出了永远神秘微笑的《蒙娜丽莎》……

  大师不能没有大作品,巨制方能举擎大师。王树忠尤尚此念,更力践此径。

  05

  王树忠之心狂,惊人的艺术创作力是其突出呈现。

  艺术巨作是心狂的支撑与标志,惊人的创造力又往往为心狂者矗立丰碑。走进王树忠工作室,翻阅其画集,王树忠不仅创作欲望极盛,而且原创作品题材极广、数量极多。

  其作品规模之大不是以幅为计,而是以册为量,近几年出版的个人画集就达上百部,包括《王树忠山水册》《王树忠人物册》《王树忠花鸟册》《王树忠水浒人物画集》《王树忠新作集》(系列)等,摞在一起,比其身长还高。

  王树忠这种惊人的创作力,不仅令人惊叹,尤其令人期待。其刚刚步入壮年,正值创作鼎盛之时,创作规模当不可限量。

  其实,大师往往创作欲望极强,创造力非凡。现代艺术创始人、立体派大师毕加索,可以说是创造力惊人的标志性艺术家,他一生留下了数量惊人的作品,并且风格丰富多变,充满了非凡的创造性。

  文献资料称,其作品总量达6万多件。有人计算过,毕翁享年92岁,有80多年时间从事艺术创作,平均每天皆有2幅作品问世,而这些作品几乎全都进入了艺术史。

  中国绘画史上一代宗师齐白石先生,同样是创造力惊人,其一生创作的传世作品近4万件。齐翁享年93载,其80岁后每天均创作4幅作品,堪称奇迹。

  昨天之奇迹已成历史,今日之奇迹期待创造。王树忠正是靠惊人的创造力,展示其不凡的创作力。

  06

  王树忠之心狂,诸多大家的特别关注是其重要体现。

  其实,心狂者往往因作品较早地呈现出非同寻常的艺格,常常首先被艺术大家所发现,所关注,所鼓励,并尤其被特别推介,热情引领。

  王树忠被关注、受鼓舞,似乎更被聚焦,更多共识,也更一以贯之。其以被特招入伍开启备受关注之旅,以得到艺术名家刘勃舒、名评论家刘曦林、名收藏家刘千等特别厚爱、鼎助.

  在中国画研究院举办大型个展引发画坛瞩目而成“追光”人物,不仅众多名艺术家主动题词鼓励,而且不少名评论家也纷纷撰文高评。

  比如,

  中国太行山水开拓大家、中央美院教授贾又福题词:真情开正道;道眼观天地,妙心通古今;

  著名画家吴悦石借郑板桥赞黄慎句题写:画到神情飘没处,更无真象有真魂;

  刘勃舒在评论中写到:王树忠是一位个性突出,极具潜质,引人瞩目的青年画家;

  创造当代中国水墨画拍卖天价的崔如琢评论说:树忠是我见过的、认识的最有才华的一位画家。这些关注与评价,无不为前辈对后者的至高鼓励。

  这是艺术佳话,也是艺术传递。正是这种传递,让名家大师辈出,艺术文明流传。

  近现代艺术大师齐白石当年走进京城时,其画风冷逸,画法拘谨,少人问价。此时,著名画家、京城画坛领袖陈师曾见其画虽太似太拘谨,但画格不错、思想新奇,便“点拨”齐白石“衰年变法”,变法成功之际亲自携带齐白石画作远赴日本展览推介,使齐氏名声大震于东瀛,画价亦爆增。齐白石还受到著名美术教育家、艺术大师徐悲鸿“三顾茅庐”的特殊礼遇,由一位农民画家成为中央美院教授。

  开创光影山水的一代山水大师李可染,出生贫寒之门,酷爱戏曲绘画,10岁入小学读书时,图画老师见他聪慧好学,赞叹“孺子可教,素质可染。”也成为其学名“可染”的由来,22岁报考国立艺术院,考前“临阵磨枪”找启蒙老师学习西画,结果慧眼识才的林凤眠院长见他画风雄厚大胆,便被破格录取。

  后来经徐悲鸿引荐拜见齐白石,其大写意画风让齐师眼前一亮,遂决定收其为弟子。在齐师的指导下彻底解决了“行笔很快,生动有余而沉稳不足”问题;39岁时第一次求教于黄宾虹,其笔下气质厚重、笔墨浑化的作品,令大师大为欣赏,兴奋之极。至此,师生结缘,李可染在黄宾虹的指导下,渐渐走进了积墨、破墨画法的精妙,并最终成为一代山水大家。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王树忠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