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王树忠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那时候——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乡村记忆

2019-08-01 09:11:00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何占国 
A-A+

  王树忠简介:中国金融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中信国安集团专职画家、艺术总监,中国传媒大学书画协会名誉会长、客座教授,中国山东聊城大学客座教授。

QmsIiOF90QGxeFhFSa5zi8h34brCTfXKMt7tDZy4.jpg

熬硝

  那年月,村里人挣分钱不容易,除了养上儿只鸡,“鸡屁股当银行”,爷爷能想到的「路就是扫盐土熬硝了。爷爷是个地道的庄稼人,干农活是-把好手,就是熬硝也堪称行家里手。

q7KSwNNVYPJwsBidfaLRDbycqpom7xxk9WDmD41j.jpg

  记忆中的爷爷,身材微瘦,但结实,腰背硬朗。头上似乎-年四季都蒙着条青毛巾,夏天防晒擦汗,冬天遮风御寒。那年月,人们肚里的油水少,地里“油水”也不多,盐碱地占了多半,深秋过后,沟头坡地白茫茫一一片。村里老土房、院墙、厕所、猪圈的墙基处,土皮潮乎乎的,松软开来,像附着的“鳞片”。不经眼看上去,这些细碎、茸茸的“鳞片”,似乎在微微颤动。散落在村里各处的这些松碎的“鳞片”,正是熬硝最相宜的硝土,爷爷对这些摸得门儿清,像数自个儿的手指头。

wFYYF6QwBVmJQHGcpMFRoGg0oNTUAnn2a6NJH8I7.jpg

  深秋的清晨,天还没有放亮,人们还在熟睡中时,爷爷就推着前后带铁皮挡圈儿的地排车出门了。车上放着簸箕、细竹条小扫帚,还有他亲手打制的刮铲。扫硝土,爷爷由远及近,先从村头的老墙角扫起。爷爷猫着腰或蹲下,用竹条扫帚一下一下扫刮着墙基部的浮土,那些细小的“鳞片”簌簌落下。扫帚在墙体上发出有节奏的唰唰声,一下下渗人人们的梦中,在人迹稀少的清晨传得很远,爷爷说,这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了。爷爷把扫下的硝土归拢到一处,用簸箕撮到地排车上.墙角处顿时清爽起来,然后再推车到下一处。天放大亮时,爷爷已拉着满满车硝土回到家中,满脸的汗水在青头巾,上逸出热气。爷爷摘下头巾,在奶奶准备好的半盆热水里抹-把脸,然后用背篮把车上的硝土倒人西屋的-一个阔大瓦缸里,细细压实,接着注满水。大瓦缸的下部有一个小孔,塞着一根寸把长银轧过的麦秸,硝土的滤液透过小孔,顺着这根发精缓缓游入下面的瓦盆中。那情景,颇似现代的输液。开始是浅黄色的,后来渐渐变成琥珀色,随着水的不断注人,又变成浅黄色。硝土过滤的几天里,爷爷没事就搬个小板凳,坐在瓦缸边,抽着旱烟。看着、听着那一滴滴的硝液滴人瓦盆中。爷爷说,这声音,和扫盐土的判刷声样好听,心里舒坦着呢!如此想来,那硝液的滴落声,不正是给这个贫寒的家庭注人的点点希望吗?待硝液积满三大瓦盆后,爷爷把个生鸡蛋放人瓦盆中,鸡蛋在硝液中缓慢下沉。爷爷捞出鸡蛋,满意地点点头,寻思了片刻,后天是村上大集,就瞩咐奶奶,明天晚上准备熬硝。夕阳街山的时候,爷爷把瓦盆里的硝液倒人大锅,奶奶便开始生火,先用猛火烧得滚开,继之以文火慢慢熬。硝液在锅里发出咕嘟咕嘟的声响,闪着班珀色的光。爷爷把锅铲放人硝液中,拿出来,看着硝液变稠,开始“挂铲”了,就让奶奶熄火,把熬好的硝液昌人底小口大的瓦盆里,用嘴喷-口凉水在上面,盖好,让其侵慢冷却。硝渡舀完后,锅底残留下一层白色的晶体,这便是硝盐了。村里的人日常食用的大都是这种;讲究些的不吃,只用来腕菜。那年月没听说过什么含碘盐,精制盐;年年月月吃这种硝盐,也没见村里有得“大脖子”病的。

RWva2EwNCf8uBrwtNI3D6BBjbMD4ouipAdxWAnGv.jpg

A8TnaGl6l4xf23wQ73SKju6BAi9CD23uZ3NaQSJh.jpg

6gsH84n2dmlmJb1eTPPkYBdnfY2Lc5I67WRfpRKY.jpg

BPxvnEISwHl34s5DZ2ttfnkG12ZKUhr9x80Bl8uj.jpg

pPmRQloHIHvvMAypy3K7G0AJG2Uu1y4URUUa5r0Y.jpg

  第二天早饭后,经过一一夜的等待,爷爷倒出瓦盆里冷却的深红色的硝波。夜之间睹波就摇身变成“卤水”了。就是“物降物,卤水点豆腐”的那种。然后把瓦盆倒扣在事先铺好的蓝布上,轻轻一据,拿起瓦盆,-一尊晶莹剔透、有着喷射状冰凌花纹的硝坨出现在眼前。此时的爷爷,脸上笑开了一朵花,嘴里吧嗒吧嗒抽着烟。那时,我们觉得爷爷就像集上变戏法的那个魔术师一样伟大。爷爷熬成的硝,大都带着放射状的花纹,如同精美的冰雕艺术品,好看又好卖。每逢集日,供销社那个戴眼镜的秃头老邓专门来收购爷爷的硝坨。顺便还给我带几块水果糖;但是我不稀罕,因为老觉得他像电影{小兵张嘎》里面的胖翻译官。

IoUMJe9rkkZUZy3g2lxPgB85vSmQSJoSUVHgc2HX.jpg

3oi1AgmMvBiJUviSQ7CQZ8lbqx1vkm6MmrczooEl.jpg

  用符谷的话说,熬硝其实挺划算的,确给供销社,卤水给敬豆腐的,盐白家用或送亲戚,就是起五更睡半夜的,累!但爷爷又叹道,一个庄稼人苦点,累点,这算事吗?至于爷爷熬成的确为什么带着美丽的冰陵花纹,好看又好卖,爷爷一般不告诉外人。

6qjqV9UV7TWr2fCr6jYxbbUzWhPJXUXVXXCoDuIY.jpg

  但是我知道,爷爷附耳给我小声说的,秘密嘛,就在那一口喷射在硝水上的凉水里!简单吧?简单。但是我不给你说,恐怕你一辈子都悟不出这个道道来。世上的事,大抵若此吧?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王树忠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